首页 »

黄之锋周永康等3名香港“占中”领袖被判有罪

2019/8/14 7:16:28

黄之锋周永康等3名香港“占中”领袖被判有罪

在香港“占中”里表现抢眼的“学生领袖”,今天等来了法律宣判。

21日,前“学民思潮”召集人、现任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主席罗冠聪及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3人,因涉去年“占中”前夕煽动及率众冲进政府总部广场,分获“参与非法集会”和“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等罪。

“学生运动”是个自带光环的名词。人们对这个词有莫名的敬畏,可能跟1919年的5月4日有关,那时中国正处于黑暗的深渊,学生们是救亡图存的先知和先锋。

但是,最近几年发生在香港和台湾的学生运动,却让这个词迅速褪掉了光彩。

吃肉

我们来看一看黄之锋的故事。

参与“占中”之后,黄之锋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的封面。之后,《时代》又给发了他一个“年度最有影响力青少年”奖,与诺贝尔和平奖新科得主马拉拉,以及奥巴马的一双女儿等比肩。

美国对黄之锋的关爱溢于言表。今年3月香港法院提审包括黄之锋等 “占中”学生,庭审之前,美国行政当局的中国委员会发表声明称,黄之锋等人是“香港未来的最佳希望”,质疑这次审讯“不过是展示政治肌肉”,威胁“将密切关注”。

不到20岁就上《时代》封面,听起来是不是很风光?实际上,黄之锋得到的可能不只是面子,还有里子。香港《东周刊》就爆料,黄已经获得美国数所名牌大学入学资格。香港《文汇报》报道也说,美国还通过“民主基金会”向黄承诺,如他因“占中”被警方检控,将被安排全额资助赴美英留学。

简直是人生赢家?且慢,我们不要只看贼吃肉,也要看贼挨打。

挨打

此次黄之锋等人被判有罪,就是挨打的例证之一。他们会被关多久,目前尚不得而知,法官要等“感化及社会服务令报告”出来后才判刑,预计结果会在8月15日出炉。

去年6月,黄之锋在香港街头还挨了结结实实的真打,惨遭一名年轻男子打耳光,对方并撂下话说“打你不需要理由”。更早些时候,黄之锋在搭乘港铁时,被一名男子要求解释为何“占中”,黄回答说,不想在地铁中影响大家,不需在这里回答,被男子反问:“ 你之前的’占中’行为,影响到好多香港人生计,我想知道你有什么解释?”去年,黄之锋还被拍到在港铁旁若无人地吃面包玩手机,被网友斥责“大话精”、“讲一套做一套”、“专做犯法事”。

总之,黄之锋在香港的真实处境,绝没有在英美媒体上那么光鲜亮丽。

有人在香港媒体上发表以《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为题的署名文章说,黄之锋当街被掌掴,黄之锋被人掷鸡蛋,类似事件时有所闻,较为特别的是,黄之锋每次被打,都会引来社会关注,“不过,那并非对他表示同情,而是齐声叫好”,“就以这次被打为例,新闻报道之下一面倒的叫好”。

黄之锋在fb上传被打图片,配文写道:“从去年被公布电话地址并被扔鸡蛋水弹,到现在在街上拍拖无端端被拳打脚踢……”

而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也有一段被痛骂的视屏流传在网上,一位阿姨用粤语大骂他“你以为站在台上说话很威风,其实你不知所谓”、“你老妈生错了你”、“你害我们上班的人多苦知不知道”……

不难看出,“占中”之后,香港社会同情学生的声音已大为减弱,而责怪学生不懂装懂、受人利用、祸乱香港的声音越来越多。

黄之锋等人可能获得了美英一时青睐,但却遭到香港民意唾弃和法律制裁。而在他们的利用价值被榨干后,美英难道会对他们一直关照下去吗?学生领袖们早早地品尝了政治海洛因,年轻的人生快速冲到了虚幻的高潮,未来等待他们的,真的是一片光明吗?

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陈为廷的故事,也许可以为香港政治学生们提供一点借鉴。

袭胸的领袖

反服贸学运中,陈为廷登高一呼,占领“立法院”,冲击“行政院”,民进党“立委”为其开道护航,警察不敢动其一根寒毛,一时也是风头无二。2014年底,他顺利投入苗栗县“立委”补选,跃升速度之快,似乎已证明这条终南捷径是走对了。

但是,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很快。在被某周刊抓住把柄后,陈为廷不得不出面自曝,自己曾两度性骚扰女性,一次是2011年搭乘客车时,胸袭邻座女性被送警办,一次是在夜店不当碰触女子身体,遭送学校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他自曝丑事的同时,还一度宣布不会退选,但很快被舆论骂得体无完肤,黯然退出选举。 

和陈为廷堪称难兄难妹的,还有在反服贸学运中爆红、被封为“太阳花女王”的刘乔安,已被证实从事“援助交际”性交易,声名全毁。

陈为廷的例子算比较极端,但自有其内在规律。一个品学不良的痞子学生,经由一场被人暗中操纵的糊涂学运,短短时间内一步登天,如此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胜利果实,当然不可能稳固,最终证明的,还是那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和“爬得越高,跌得越惨”的格言。

这个道理,对黄之锋之流也一样适用。美国人一再把他高高捧起,甚至把他比成马丁路德金,这种荒唐的吹捧,对一个2014年才17岁的少年来说,岛叔唯一能想到的效果就是“捧杀”二字。

黄之锋日前在脸谱发文称,“香港的二次前途问题,必须正式摆在国际谈判桌上讨论”,他还称,发帖时他身在纽约,“准备开展美加之行”,包括到纽约、多伦多等几个院校“巡回演说”,“希望此行是推动港人自决晋身国际政治议程第一步,香港人能在我城前途问题上占一席位,最终享有国际法下的自决权利”。自我陶醉式的“港独”梦呓,已可反映出此人之不知天高地厚。

政治游戏

香港已对违法学生定罪,台湾则因为有新当局的上台,宣布对“太阳花学运”冲击“行政院”撤告。台湾当局为了奖励“反课纲微调”有功的学生们,还赋予了他们审查课纲的权力,把“日据”还是“日治”、“慰安妇”前要不要加“被迫”、“去中国化”要不要继续推行等历史问题,一股脑儿都推给了懵懂的学生。

港台的学生运动有一个共同特点:学运因其天然的“正当性”和势不可挡而受到政治势力青睐,学生们冲锋在前,政治势力得利在后,政治势力再给一些学生领袖以利益反哺,遂形成了一条看似完整的利益链条。

但是,学生们真的是得利者吗?陈为廷已经尴尬出局,黄之锋、周永康等人虽可能还在英美荫庇之中,但至少已经受到了香港舆论和法律的惩罚。而那些跟着学运领袖们起哄的普通学生,除了践行了炮灰精神,落下违法记录之外,又得到了什么好处呢?得到审课纲的权利,对人对己有任何好处吗?

说到底,“五四”运动时的学生,是为了国家的危亡而战,现在的港台学生,却在社会繁荣稳定时作无病呻吟,受人驱策而不自知;1919年的学生,代表的是社会最进步、最新锐的思想,现在参加学运的港台学生,却是不学无术、只看“懒人包”的少爷小姐,对历史、对社会、对政治知之甚少。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离开法院

“太阳花”反对两岸服贸协议,其实对协议内容一问三不知,民进党上台后就宣布“当然要推动服贸”,就是对其最好的打脸;“占中”学生天真地以为,“公民提名”是全世界最好的提名方式,却不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无一敢用这个提名方法。英国刚刚用“脱欧”证明了“公投”甚至在一个民主老牌国家都有其绝对的赌博、盲目性质,让民主素质远逊的香港社会每个人都来提名自己的“特首”,难道会是好主意?

民进党推“去中国化”教育,洗脑年轻一代,深耕校园培养代理人,所做一切当然不是为了学生的福利,而是为了自己的选票。英美在香港早早布桩,用法律赋予学联巨大权力,用各种基金会给学生输送金钱,当然不是为了香港学生的成长,而是为了让香港变色,再度回到自己控制之下。学生青春热血,最崇尚自由、自主、反抗威权的精神,却被政治利用而不自知,思之岂不可悲?

抛开大部分天真浪漫的普通学生不谈,台湾的职业政治学生想在民进党口中分一杯羹,香港的职业政治学生想借外国势力壮大羽翼,却在这个过程中,不约而同地成了政治斗争的马前卒和阻碍社会前进的绊脚石。

也许他们中真的有人怀揣理想,但岛叔更倾向于认为他们只是为个人稻粱谋而不顾天下死活。即便如此,即便这些职业政治学生并不以良心为负担,他们也该想一想,会不会有一天落到被人卖了做人肉包子还在替人数钱的下场。

文/黑白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