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报告| "德国发展报告2016":难民危机影响德国

2019/8/14 7:16:28

智库报告| "德国发展报告2016":难民危机影响德国

2015年以来,难民危机在欧洲愈演愈烈,而德国首当其冲,全年涌入的难民达110万人。难民危机给德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方方面面带来了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危机也考验着德国在欧盟的领导力。

 

德国领导力的削弱致使欧盟短期内无法解决难民危机

 

《德国发展报告(2016)》指出,当前欧盟正面临着多重危机——乌克兰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暴恐危机、英国脱欧公投危机。

 

其中,难民危机是最大的危机,因为它是道义性质的,事关申根体系的存亡。德国在欧洲难民危机中一度采取单边行动,原因之一在于德国认识到自己作为欧盟唯一的领导力量,有能力和意愿避免人道主义灾难。但是,默克尔所谋求的欧盟共同的危机解决方案并未完全得到其他国家的追随。

 

与此同时,德国日益被其国内问题牵制,这会限制它在欧洲难民危机的应对上继续发挥领导作用。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目前欧盟内没有其他国家愿意和有能力替代德国在欧盟的领导地位。德国人普遍感觉他们不公平地承担了欧洲绝大部分难民的负担,这会使德国人更不愿意出资救助那些经济脆弱的债务国家。有鉴于此,目前欧盟能够做的只是“小修小补”和减少损失,大的动作最早要到2017年年底才有可能看到,届时英国的脱欧公投将尘埃落定,而法国和德国也将完成政府换届。

 

2017年德国大选组成黑绿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很大

 

报告指出,展望2017年德国大选,对联邦层面组建黑绿联合政府进行认真考虑的迹象越来越多。对此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从绿党角度看,几乎没有其他联合执政伙伴,因为社民党过于薄弱了。

 

第二,2015年在基民盟和绿党之间几乎不再有原则性的冲突点。这尤其适应于主导一切的难民议题。

 

第三,有一些事实说明,社民党不会再次加入一个与基民盟/基社盟组成的大联合政府。

 

第四,由于众多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基民盟/基社盟要取得绝对多数支持,这很不可能。这里最重要的影响是难民危机,在这场危机中,大部分民众日益带着批评的眼光看待默克尔的立场。其他的不确定因素有欧债危机、各种国际态势(如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危机)、悬而未决的默克尔再次竞选的问题,以及同样尚未确定的社民党方面的总理候选人问题。

 

第五,由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组成红红绿联盟,这几乎不可能。一方面,根据各种民调,三党联盟并未见得能拥有多数票;另一方面,政策上的差异,尤其是社民党和绿党与左翼党在外交政策上的差异至今仍然几乎是无法克服的。这尤其适用于德国军事行动方面的问题。

 

2016年德国经济增长率将略高于2015年

 

报告认为,德国经济在外部环境并不十分有利的情况下增长率达1.7%,经济运行表现良好。由于德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外向型特征明显,因此世界经济气候能否明显改善,对今后德国经济的走向会产生一定影响。

 

从影响德国经济中短期增长的各种因素来看,不确定性主要来源于外部和需求侧,如欧盟的总体经济状况、美国经济在今明两年的走向、中国经济结构性调整的结果等。由于欧盟内各国处于缓慢的经济恢复过程中,而德国出口主要针对欧元区国家,因此,欧盟经济状况的好转将对德国产生正面影响。美国经济尤其是工业部门的未来走向并不乐观,这多少会抑制德国经济的回升势头。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可能会比预期持续更长时间,增长率下行尚未见底,这也将对德国经济产生一定负面影响。按谨慎的乐观估计,2016年德国经济增长率将略高于2015年,为1.8%或1.9%,2017年则有可能超过2%。

 

 

如何超越简单的买卖关系成为当前中德关系发展的关键

 

报告还认为,中德关系已经成为中欧关系发展的重要支撑,但不容忽视的是,德国政治精英更多地把中国看作一个好的做买卖的对象,并没有真正把中国认同为战略性的伙伴。如何超越简单的买卖关系成为当前中德关系发展的关键。

 

在新形势下,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需要两大支柱作为支撑:第一,欧洲的繁荣;第二,欧洲的自信。前者让欧洲大市场更加开放,后者让欧洲在战略上不完全滑向美国,这都是中国的利益所在。而无论是欧洲的繁荣还是欧洲的自信,都离不开欧盟的核心引擎以及事实上的“盟主”——德国。德国作为中国在欧盟内部的“关键伙伴国”是不可替代和不可避免的,对中国而言,用资本纽带“锁定”中德关系的战略方向,则是着眼于稳定和巩固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长远之举。